克拉玛依

Posted on

克拉玛依。克拉玛依。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克拉玛依。克拉玛依

北疆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发表于 2003-01-11 15:52

新疆,一个美丽而遥远的地方,一个我心中摄影的圣地。经过多个月的筹备,其间有多位朋友表示有与趣加入,但最后还是只剩下我和我的弟弟,还有Stev三人踏上这次新疆摄影自由行的征途。
这次旅行是我近年来带备最多摄影器材出游的一次,两机(EOS5和EOS500n)两镜(EF70-200
f4L和EF24
f2.8),还有一支为这次行程而添置的轻量化Getzo1128碳化纤维三脚架,加上四十多卷底片,衣服尽量轻便但到底还是要应付十八天的行程和零下五六的低气温,最后还把新买的背包装得满满的。
九月十四日上午,我们出发前往深圳,在华联大厦旁吃了午饭,便乘机场巴士前往黄田机场,飞在下午三时半起飞途经长沙短停,于晚上十时(新疆的作息时间要比香港迟两小时)抵达乌鲁木齐国际机场。从机场乘的士进市区,司机要了我们50元,还不停地想要再兜一位客人。为了方便第二天的行程,我们决定入住碾子口长途汽车站旁的扬子江旅馆,三人间20元/人,没有卫生间,床铺还算乾净,但公用洗澡间环境恶劣,草草洗了个澡上房睡觉吧!
热情的蒙古族朋友
十五日早上一早起床退房后马上到长途汽车站打听前往乌尔禾魔鬼城班车情况,汽车站里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停车场上停满了各式各样的巴士,有国营的班车,也有私人的豪华巴士,一问之下原来十分钟后就有一班途经乌尔禾的班车,马上买票来到停车场找车,问来问去,也被人指来指去终于登上了一辆前往和丰的班车,由于司机还没上车,而我们的地图上找不到和丰的位置,不放心到底有没有上错了车,上车后立刻向坐在前面的一位男士问清楚。交谈后得知原来他是一位蒙古族的朋友名叫巴根那,是一位公务员,也是一位出色的舞蹈家,沿途他一直热情地为我们介召当地的情况和解答我们的疑难,还有他到北京以业余舞蹈者的身份参加全国民族舞蹈比赛,而且还获得全国十佳奖盛况。
巴士驶出车站没多久,经过十分钟崎岖不平的泥路后才驶上高速公路,向克拉玛依方向进发,原来估计下午五时左右可达魔鬼城,赶得上拍日落美景,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到了中午吃午饭时,司机把我们留在休息站便把车开去修理,一修竟修了两个多小时。四时多才上车,问司机,司机说还有三小时车程,开车后不久,外面刮起了风沙,还夹著雨点,到达乌尔禾已是下午七时多,想不到我们第一天的行程就泡空了,只好先在乌尔禾住一晚再说吧!巴根那帮我们提行李下车,到车站旁的宾馆问好价钱(标准间40元/人,由于客人不多,我们付三人的价钱占用两间房),临别前他还邀请我们从布尔津回程时到他家乡的景点去玩,他可为我们安排当地的交通,真是一位非常热情的朋友。
占领魔鬼城
十六日早上八时天刚亮,登上前一晚预约好的出租车(40元来回包进入景区内拍摄点等候三小时)前往魔鬼城。魔鬼城在乌尔禾以北约十多公里路,汽车在公路上行驶十多公钟便到景区的售票处。由于时间还早,售票员还没有上班,我们便省下了每人20元的门票。司机把车开进景区内,找了个最高的山坡下停车。登上土坡,整个魔鬼城尽入眼帘,魔鬼城是风蚀而成雅丹地貌,眼前的一块块土石坡从地面凸起,有的像座座碉楼,有的像连棉不断的城墙,整个魔鬼城像一座荒凉的死城,除了我们三个,看不到一个人,耳边响起鬼哭狼嚎般的风声。这时,天际边的云端里透出点点阳光,时而照耀著个别碉楼,时而把远处的公路照得像发光的银色丝带,穿棱于城堡之间,此时的魔鬼城又像舞台一样,在灯光照射下营造不停变幻无穷的效果。当我们尽兴地拍摄后,第一辆满载著摄影发烧友的旅游巴才进城,并在我们的城堡前停下,车上影友们纷纷下车,马上各自占领我们周围大大小小的碉楼,有几个直接冲著我们的城堡攻了上来,我们只好弃守城堡,下去让司机给我另找一个清静的拍摄地点。
回到乌尔禾镇买好十二时往布尔津的过路班车车票,在车站旁的餐厅边吃午饭边等车。差不多等到一时车才到,车上已坐满北疆各个不同民族的乘客,司机还不时停车,把公路旁所有等车的乘客都一股脑地往车里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