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街上行人还不多,在小店买了一瓶两升的水储备起来,按照LP的地图往摆渡口走。摆渡扣并不远,就在luxor
temple旁边的码头上。一个埃及人一直在我身边唠唠叨叨地向我推荐西岸的行程,很烦人,快步走开。给了售票的人一磅,听说当地人只给25分。

摆渡和黄浦江上的摆渡一样大小,是两层的,不过上面那层没有遮阳,早上的阳光已经够晒了。整个摆渡上面坐满了当地人,都好奇的打量着我这个外国人。微笑回应。

等了没多久,人坐满了。摆渡开了。这时一个年轻男人坐到我身边,主动和我打招呼。热心的向我介绍西岸景点的信息和价格,听上去和LP上面说的一样。和他聊了一会,他告诉我,他叫Ali。船靠岸时,Ali先生询问我是否要包他的车游西岸。

热心的向我介绍西岸景点的信息和价格。原来是要作我生意,怪不得那么热情。问了问价格,100磅4个景点。本来想坐坐西岸的pick
up
truck的,想想包车也不错,天这么热,包车也不错。于是还价50磅。来回几次,最后70磅成交。

js09999金沙,Ali先生开来它的车。是一辆法国标致,外观看上去保养得很好,我钻进去,关上门。Ali先生心疼得跟我说,轻点关门,这车已经30多年了。我晕啊,这车还能开,不会开到一半散架吧。

热心的向我介绍西岸景点的信息和价格。Ali先生的技术还是很棒的,在渡口的拥挤得人群和车流中杀出一条路,开上了大道。西岸的道路两旁是一片片田地,田地的尽头是光秃秃的山峰。Ali先生拿出一个本子给我看,上面记载着各国游客的留言,竟然还有中文,赞扬Ali先生的诚信和道德。这在埃及还真是难的。娟秀的字体,应该是某位女同胞吧。

老爷车在公路上开着,远远的已经看到门农巨像了。下车照相。这两尊面目全非的石像是西岸的第一个景点,很多纪录片都会有他们的镜头。据研究,这两尊石像是Amenhotep三世神庙的唯一遗迹。昔日宏伟的神庙如今只剩下这两位看不到真容的石像。守卫着荒凉得空地。听说以前,其中一个石像还会发出呼唤的声音。是不是向我们吹嘘当年的胜境吧。

热心的向我介绍西岸景点的信息和价格。门农石像不远处就是西岸景点的售票处,除了Hatshepsut神庙和帝王谷,所有的景点都要在这里买票。买了Ramseum和Mediant
Habu的票。售票的埃及人摆出Pose让我给他照相。欣然答应。

上车。Ali给我讲了很多当地人的习俗。我问他阿拉伯女人头巾颜色的区别。他告诉我头戴黑色的女人是家里有人逝世,表达怀念。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热心的向我介绍西岸景点的信息和价格。在路边买了个三明治,补充点体力。Hatshepsut神庙到了。Ali把车停在入口,和我约好1个小时后在这里碰头。神庙被群山环抱.,背靠悬崖。三层由石柱支撑的神庙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刺眼的白色。长长的石阶延伸到神庙前的广场上。感觉就像电影里面秦始皇的宫殿,给人带来很轻的压迫感。神庙的面前是一片开阔的广场。从入口到神庙的石阶还要走大概500米的一条路。这条路一直延伸到石阶,沿着这条路向神庙走,越发感觉到神庙的威严,想必古埃及人把神庙修建在这里正是要给人这种感觉吧。

为了体会这种威严,我没有乘由拖拉机拉的游览车,走到石阶下面已经汗流浃背了。爬上被阳光烤得发烫的台阶,到了第三层,开始喘粗气了。从高处环看整个山谷,四周都是峭壁,寸草不生,有些像月球表面啊。纪录片里说这个神庙也是由后人修缮的。当年发现时已经破败了。浏览了壁画。照了几张像,赶快撤。神庙旁边有一个冷饮店,它的后面就是上山的路。从这里可以翻越群山,到山那一边的帝王谷。据传景色在地球上罕见。可惜我无缘了。

回到Ali的车上,下一站帝王谷。老爷车沿着环山公路开,很快就钻进帝王谷深深的峡谷。

门票可以看任意三个墓,还买了从售票处开到墓群的电动游览车。

游览车载着游客,钻进狭长的山谷,两边的山峰上寸草不生,只有碎石和流沙。谁能想象在这一片荒凉中,竟然埋葬着古埃及几十代法老,后妃和贵族。

LP推荐图特摩丝三世,拉美西斯一世和Merneptah的墓。不巧的时这时Merneptah的墓关闭了。拉姆西斯一世的墓就在下车处不远。沿着坡度很大的台阶往下走,门口看门的老人在我的票上打了一个孔。陵墓很深,走廊两边的墙壁上,精美的壁画栩栩如生的描绘着法老死后的世界。走廊的劲头是存放法老棺木和陪葬品的墓室。一个老人在巡视着,提醒我们不能拍照。

墓里面没有阳光直射,凉爽许多。但是空气不流通,人多起来一会就感觉到气闷。我匆匆的看了看壁画,就爬出来了。在墓旁边的凉亭里休息了一会,这里太热了,放弃了图特摩丝三世的墓。可惜了她独特狭长的台阶了。附近有拉美西斯三世的墓,爬进去看看。这个墓比刚才那个结构复杂了许多。走廊一直延伸到很远,墓室很多。壁画仍然很精美,颜色依然丰富。但我这个外行看不出什么区别,正要出去,突然听到嗲嗲的台湾国语回荡在墓室里,又是那三个台湾女孩。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打了招呼,出墓门在凉亭里喘粗气。在凉亭的对面就是著名的图腾卡蒙法老墓,也许是古埃及最著名的法老了。可惜宝藏已经被移到开罗了。这里只有法老的木乃伊。在传奇的墓门口留影。

过了一会台湾女生们出来了,她们是跟团来的,我凑到他们人群里,听了听导游对帝王谷的介绍,问了他几个记录片上的问题。原来前一段时间在图腾卡门墓旁边发现的墓是几个大牧师的坟墓,不知道他们怎么会埋在这里。KV5也就是拉美西斯大帝儿孙们的墓,号称是整个帝王谷最复杂最大的墓,仍然没有开放。还在继续挖掘。

跟着他们一起坐游览车返回,看到路边一个独自步行回去的背包客,我突然向他挥挥手,她也向我挥手致意,远处的山峰象金字塔一样插入天际,可惜天然的金字塔也没有保护好法老死后的安宁。

突破小贩们的包围,告别三个女孩,找到Ali,直奔Ramessum。远远的看到一片残破的石墙孤零零的矗立在荒草上。守卫懒懒的躲在阴凉处,走过一段长满杂草的石板路,来到神庙的入口。神庙很破败,残破,让我想起了圆明园。穿过高大但是残破的Pylon,是一快开阔的广场,广场后面是巨大的石柱支撑起来的庙宇。广场上耸立着四尊法老的无头石像,一个拉美西斯大帝的头像放在石像的脚边,也许是从某个石像上掉下来的。

庙宇的顶端,有很多鸽子栖息在这里。一个修缮神庙的老人突然振臂高呼,惊起鸽子一片。

能想象神庙昔日的宏伟,如今触摸在残破的石像,只感到强烈的落差,逝去的荣耀。

Ali开得飞快,最后要去的是Mediant
Habu也就是拉美西斯三世神庙,这座神庙保存的很完整,巨大的Pylon上面的刻者法老痛击强敌的场景。按照LP的介绍,转了转,又热又累。收队吧。门口两个年轻的埃及人听说我是中国来的,热情的跟我聊起来中国制造的产品从汽车。摩托车,到达小家电,中国制造找占了绝大份额,可惜埃及人觉得中国货时低端产品。国货任重道远啊。

Al这家伙一直想带我去卖草纸画的店,我严词拒绝。回到渡口,看他还是挺老实的,给了5磅费。

摆渡回东岸,在luxor temple 广场边发现一家当地人开的快餐店,叫snack
time看上去和旁边的麦当劳一样整洁,空调开放。进去要了一个汉堡套餐,才10磅。物美价廉啊。当地人很少,多是外国游客。找了一个沙发座位坐下来,吹着冷气。边吃边看墙上液晶屏放的阿拉伯语MTV,很奇怪的是女艺人衣着都很暴露,感觉中东女人很符合我的审美。

回旅店洗澡,睡午觉。傍晚出门去Luxor museum,
顺着河边大道一路向北走,博物馆是一座很现代化的建筑,LP上面说是刚刚扩建过。进门后发现一个放映室,循环放映着national
geo,的记录片,介绍博物馆的文物和古代thebes的历史。

这个博物馆里面陈列着从Luxor挖掘出来的文物,虽说很多珍贵的文物都被运到开罗去了,但这里还是有很多值得一看的收藏,比如说图腾卡门墓里的黄金牛头就是镇馆之宝。更吸引我的还有两具法老的木乃伊。

一个是拉美西斯一世,也就是拉美西斯大帝的祖父。木乃伊的身份是通过DNA推测出来的。另一具是Ahmose,来埃及前看过一部纪录片,叫decode
the exodus,据研究人员推测, ahmose就是圣经出埃及记里面纪录的法老。

我仔细的端详着保存在温度控制的透明棺材里的ahmose法老,包裹着尸体的绷带已经去掉,法老的面孔保存的还算完整,只是有些腐烂。在灯光昏暗的展室里不断的让我想起一些恐怖的电影镜头。法老大概170CM高,很瘦小。我情愿相信他就是那个面对过摩西的法老,历史,传说,在此时模糊了界限。而我,也开始相信那个被无数基督徒重复的故事。

在博物馆里面转了大概两个多小时,出门时腿都酸了。走到Luxor
temple门口广场,坐在长凳上,吃着买来的fellula,看着广场上避暑的当地人。几个年轻人围拢过来,热情得跟我打招呼。他们很热情,从他们的眼中我看出他们对我这个东方人的好奇,还有想要和我交流的冲动。我按照LP上面简单的阿拉伯语和他们交流,我们围坐在一起
,虽然语言不通,但简单的对话让我感到他们的纯朴。

回到酒店时
老板正在看欧洲杯。德国和葡萄牙,也许是太累了,也许是不熬夜看球就没有了动力。半场结束我就回房睡了,梦里满眼的石柱和壁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