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归来已经有一个礼拜了,“登山后遗症”正在渐渐消退,原本累的迈不开步的两条腿也在这一周的静养下慢慢恢复起来,于是有了写游记的冲动,要把那三天的黄山行记于方寸白纸之上,假想若干年后再翻看时吾亦会感慨年少轻狂豪情万丈的似水年华吧。

“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黄山,她的名字是如此响亮如此震撼,因为她与五岳齐名比五岳至尊,似乎早已变成了许多普通人心中的喜马拉雅山。这辈子不爬喜马拉雅山没关系,但是不上黄山却可能是人生一大遗憾啊。于是,乘着端午三天假期,约上好友携上小妹刻意远离大都市的喧嚣,去寻觅那一幅铭藏心中已久的水墨画卷。

黄山篇

跟着携程旅行车一路颠簸来到了黄山风景区,开了足足有六个小时的大巴依然驾轻就熟的在盘山公路上绕着弯,随着海拔的升高,景色也渐入佳境。被包围在这徽州地界连绵起伏的山脉中,我抑制不住心中的兴奋之情,想像着自己犹如小鸟一般插上翅膀翱翔天际,就这样与山为伴与水相依,没有束缚也没有尽头。

前一晚和好友们讨论到11点,终于计划好了前山玉屏楼上山后山白鹅岭下山的基本路线。清晨4:30已不敢贪睡,起床后匆匆吃罢早饭,便直奔新国线换乘中心,买了四张去慈光阁的车票,老练的驾驶员以不低于50KM/H的速度驾驶着大巴在蜿蜒的山道上盘旋着,每一个急弯都大有把我等甩出车窗之意,惊魂未定之际我们已到了前山慈光阁。呵呵,原来未登黄山前就先用这种手段考验我们胆量一番,胆小者还是乘早打道回府吧。赶在第一波客流前坐上玉屏索道的缆车,也只有一刻钟的功夫就上到了黄山南大门,而听说如果自己爬上来的话得花三个小时的宝贵时间,如此八十块的成本即节省了时间又节省了体能,心中窃喜—黄山,我们来了!

第一话—-玉屏景区

AM6:15正式登黄山。第一个挑战就是“好汉坡”啦,长长的好汉坡一路拾阶而上,让我们马上进入了同重力做负功的无奈状态,怎么这么累,还没走多久就已经开始气喘吁吁额头冒汗啦,这些日子每天一个4KM的跑步锻炼居然一点都没用呢,关键时刻只能燃烧小宇宙了,心中不断告诫自己这才刚刚开始呢,不能放弃不能退缩,迈过极点就好咯。一阵猛赶后第一幅期盼已久的美丽画卷跃然展现在我们眼前—-瞧,那不是“迎客松”在向我们招手么!

早起的鸟儿有食吃,早起的人儿有照拍。由于还未到高峰时段,迎客松前熙熙攘攘的只有少数几个游客在那儿合影留念,哈哈,如此绝佳机会怎能错过,我们等不及放下背包,也加入了摆POSE的行列,快门咔嚓咔嚓记录下这棵千年老松与我们的灿烂笑容。

一边调整呼吸一边欣赏着这里的“玉屏石刻”,N多块巨大的岩石上刻着古今名人的题词,有毛泽东“江山如此多娇”和朱德“风景如画”的手迹,狮石上还刻有刘伯承所题《与皖南抗日诸老同志游黄山》的诗篇,还有“一览众山小”等大量古今石刻。要不是我的环保意识和自知之明,倒还真想爬上一块岩石刻上“峰回路转云依山,我自踏石天地高”的原创呢!

离开玉屏楼景区,原路返回好汉坡,正遇一导游带团介绍倚壁而生的“送客松”,这送客松离迎客松不过几百米之遥,可是论名气论资历自不可同日而语,如不是导游特意介绍,自不会逐人问津,于是乎感叹同根不同命,树与人都一样啊。

这一路小跑便踏上了“百步云梯”,百步云梯真有一百步吗?没有时间细数,有了前面的好汉坡垫底,这百步云梯已不那么可怕了,使出多年绝学“凌波微步”,左挪右闪,很快将那些年纪大的老者甩在身后,三步并作两步,凭栏取道跃级而上,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居然已经把百步云梯走完了。呵呵,振臂一挥,弟兄们,你们快跟上啊。

在走百步云梯的途中不得不提的是我们遇到了同样来自上海的一家三口胡姓驴友,他们一家都很和善很朴实,正是有他们带路结伴而行才最后成全了我们的西海大峡谷之行,因此在这里向他们表示真诚的感谢。最早遇到的是装备精良的小胡—-一个才十八岁的男孩子,穿着运动短裤,配着MOTO对讲机,撑着专业登山杖,手握地图在前方探路。斯文且单薄的父亲让人一点也看不出他蕴藏的能量,然而却早已身经百战游览过无数名山大川。听其所述,早在八几年就只身一人来登过黄山了,如今带儿子和夫人故地重游再探黄山,不禁暗自佩服人不可貌相啊。老胡陪着他的夫人跟在小胡后面,彼此用对讲机保持联系,了解到他们刚从天都峰上下来正准备去西海大峡谷探险,而且再三强调穿越整个梦幻景区其实只要四到五个小时,给了我们无比的信心,于是便打定主意修改原定计划不走常规路线而跟随他们一起翻越西海大峡谷了。

第二话—-天海景区

走过百步云梯,遇到莲花峰封山警示,我们便折转来到了“一线天”脚下,这时候游人已经多了起来,望着一个个小人影沿着狭窄又陡峭的山道往上攀爬,活像一只只忙碌的蚂蚁在集体行军一般。我们当然也加入了蚂蚁大军的行列,无比小心的挪步在这一线天上。为什么叫此地为一线天呢?原来这是两座断崖中间避开的一条小道,宽仅容纳一人通过,且更加令人啧啧称奇的是这两座断崖中间刚巧夹着一块类似圆形的巨石,千百年来就这样静静的夹在其中纹丝不动。走在一线天中,抬头仰望这块巨石,乖乖隆地洞,幸亏他还如此安分守己,要是突然有一天他耐不住寂寞离开了这个岗位,我等凡夫俗子岂不是要呜呼哀哉。

穿过一线天,前路一马平川,我们顾不上休息,一路欢快小跑便来到了天海景区的最高峰—-鳌鱼峰了。站在山顶我们振臂高呼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竟折腰,凝望四周跌宕山峦、葱郁古松、千姿奇石,真是无限感慨在心头啊。咦,好像还缺了点什么,云海,是云海吗,望着四周蔚蓝的天空,我们才想起今天晴空万里艳阳高照,山上居然没有飘过一朵云彩,看不到黄山最美的云雾美景,真是可惜哪。也罢,黄山四季皆美景,没有云海相伴,我们的视野无限辽阔,置身在这蓝天群峰之中,已然是一种美的享受了。快门咔嚓咔嚓,没有人和我们抢地盘,想拍多少就拍多少,我们忘记了赶路、忘记了劳累,忘记了老胡一家在等我们,就是要把这片美、这片秀、这片奇一个不落的带回家。

第三话—-西海景区

一路小跑来到海心亭,原来胡先生一家正在亭子边等我们呢,呵呵,我们是忘了时间的钟啊,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咯。岔路口的路牌指示两条道,往右手走是光明顶,左手边则是西海方向,这回我们毫不犹豫,GO,目标—-西海大峡谷!

越往西走人遇到的游人越来越少了,好像一路上就我们七个人在探险一般,静静的黄山只听得见我们匆匆的脚步声,要赶到西海大峡谷的南门路口可还有至少5KM的路程呢。小颜同学为了不让我们太过于寂寞,打开了他的手机音乐,嘹亮清脆的歌声既驱散了恐惧感又增添了一份乐趣,原来在大山里赶路听歌也是一种难得的享受啊。沿途休息望见四处绝壁包围再无旁人,我便练习起了少林绝学“狮子吼”—-西海大峡谷,我们来啦!空旷的山谷余音缭绕久久不息,古时少林高僧练功亦不过如此吧。

很快我们来到了步仙桥。这步仙桥将梦幻景区和天海景区连接在一起,一头通向西大门的钓桥庵,一头可通向天海。一座小小步仙桥在两座峭壁之间悬空而架,桥下是万丈深渊,十分险峻而富有情趣。站在步仙桥上脑海中突然闪现出电视剧《水浒传》中武松在桥上恶斗衙役的场景,貌似就是在这里拍的吧,于是乎男子汉的英雄气概陡然而生,任凭它万丈深渊绝壁险途我都不怕,定是要把这西海之路走个痛快。在桥上小歇片刻,我们便走进了西海大峡谷的南大门,此时时间正好是AM9:30。

一走进西海大峡谷,我便敏锐地嗅出了峡谷那种惊心动魄的美,和天海景区截然不同的是这里的山峰看上去不再那么圆润温柔,每一座山峰都像是一把匕首一样倒插向天际,锋利的刀刃让你的心不由的为之一震。慢慢爬走在一米多宽沿着峭壁而筑绵延起伏的栈道上,我不禁赞叹那些修筑工人们是多么的了不起,若没有当年刘邦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勇气是断不可能在这千仞绝壁上修路搭桥的呀。由于我们从南门进,这路开始的时候基本上都是下坡,一直要下到谷底,然后再埋头往上爬,一直爬到排云亭北门出口,这样我们就如同在海拔1800米上下来回折腾着,顺着栈道走完所谓的一环二坏就可领略这不输于三菱电梯般上上下下的“享受”了。

一环基本都是下坡路,而且时间尚早游客也不多,我们很轻松有说有笑的游走在山谷之间,尘世的喧嚣和嘲杂压根就无法穿透这峭壁奇峰搭建的山峦,我们的心灵似乎也随着海拔的下降而慢慢沉淀,烦恼忧愁寂寞痛苦已如大浪淘沙般从我们的心灵深处被一一掏空,剩下的只有浪迹天涯的豪情和自由自在的舒悦!是呀,金庸老人家笔下的佩刀挎剑侠客行莫非就如我等这般逍遥畅快之情形吧。

AM11:30我们来到了谷底,这里有个服务站供游客歇息和买食品,东西可都是超贵啊,方便面一律十五块钱一盒,一热水瓶开水要价三十块。看的出胡先生一家还是很有钱的,二话不说就买了开水和面条稀里哗啦的开吃起来,我们则拿出昨晚山下“世纪华联”里买的面包罐头和士力架等食物补充消耗的能量。吃罢午饭,十二点钟,我们就继续整顿上路了。离开服务站,这一路基本上都是上山的道路,这时候才发现连续丢失两根登山杖是多么的不幸和痛苦啊。(PS:我们在天海拍照时兴奋的忘记拿登山杖了;另外一根更是不知道在哪里弄丢了。)栈道本来就狭窄陡峭,这样一来我们登山的难度陡增,无奈爬到后来体能耗尽的我只能手脚并用亦步亦趋的“爬”了,幸亏还有山下买的劳保手套保护我的手不被石阶磨破,沿途遇到其他游客都投来诧异的目光,看到了吗,西海大峡谷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爬的呦,没有点专业精神怎么行呢!

沿着栈道石阶盘旋而上,一路上数不清有多少个怪石在我眼帘中一一呈现,也不知道有多少个怪石被我一一遗漏,擦肩而过。大方的造物主很随意的把这些世间难得一见的奇珍异宝往山谷里一丢,然而累的只剩下呼吸力气的我已无暇一睹它们的芳踪,跟上大部队是我此时脑海中唯一的信念。赶路,爬坡,小歇,再赶路,再爬坡,再小歇,也不知爬了多少级石阶,绕了多少个山弯,渐渐的游客多了起来,人声嘲杂起来,道路平坦起来了,终于历经磨难来到了排云亭,站在同心锁边留影,我们要把这最后一片西海绝色保存下来。

下午两点,从排云亭进入西海大峡谷的游客依然络绎不绝,其中不乏很多蓝眼睛高鼻梁的老外,看着他们一个个体态臃肿有些还是银发老妪,我不禁为他们暗自捏一把汗,西海景区可是需要有足够坚强的毅力和耐力才能攀越的哟,你们真的准备好了吗?

第四话—-北海景区

走出梦幻景区,终于体会到了人流如织的感觉,那边的白色房屋就是白云宾馆吧,穿过院子来到宾馆前门,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恍如隔世:N多个帐篷搭建在宾馆前的篮球场上,游客们三五成群地坐着聊天嬉戏;山道上,一拨拨游人来来往往,奔走在白鹅岭和玉屏楼之间,却不知道,一个童话世界的入口,就此擦肩而过。我就像是一个刚刚开化的山林野人,虽然恋恋不忘西海峡谷那童话般的奇妙旅程,终究还是要回到现实的世界中去,繁华喧嚣嘈杂浮躁才是我来时的路。于是乎,想起了无间道中的那首歌:我们都在不断赶路忘记了出路,在黑暗中摸索失落的脚步。
是啊,人生的道路其实有很多条可以选择,你可以选择走康庄大道直通光明前程;也可以选择移步惊魂直抵崖谷纵深,然而唯一不变的就是我们都是在埋头赶路的无间过客,至于出路,你又何曾知晓它到底在哪里呢?

走走停停来到了北海狮子峰,站上清凉台,遥望对面的石猴观海,联想到刚刚在西海里远眺的飞来石,这块石头更加巧夺天工惟妙惟肖,黄山奇石再一次征服了我的心。胡夫人此时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刚才近五个小时的“西海酷行”让她累的彻底打消了登上始信峰的念头,小胡倒是依然精力充沛活力四射,在前面领路带我们继续向“妙笔生花”进发,不得不感叹年轻就是无极限哪。

后山的路和前山想比确实平缓多了,风景也相辅相成的平庸了许多。或许是走过西海大峡谷的缘故吧,我们的境界似乎都提升了一个档次,步履蹒跚的影子随风消散在茫茫空谷中,回眸再现的是身轻如燕的矫捷洒脱,就好像小宇宙燃烧到极点后爆发出的无限潜能一样,这样的山路已无法困住我们的脚步,这样的山景已无法勾起我们的欲望。匆匆浏览了黑虎松、连理松、团结松等黄山名松后,我们就往白鹅岭方向走去,准备赶在下午4点前下山。因为,山下的携程大巴5点还要接我们回黄山市区的屯溪老街入住呢。

累,并快乐着的旅程总归是精彩而短暂的,和小胡依依不舍的道别后,我们来到了云谷新索换乘中心,买好票坐上缆车,就要和黄山告别了。夕阳映照下的黄山格外妖娆妩媚,没有前山的险峻陡峭,秀丽多姿的后山宛如年轻貌美的少妇,她在向我们挥手告别吧,再见了,美女,你就这样无声无息不留痕迹地藏在了我的心中,如果有缘,期待下一次再回到你的怀抱中吧!

js09999金沙 1

js09999金沙 2

js09999金沙 3

js09999金沙 4

js09999金沙 5(梦幻景区–上上下下的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