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柬埔寨是给小费的。第二天一早我们在床头柜上放了2000瑞尔给整理房间的服务员,上车赶往洞里萨湖。洞里萨湖(Tonlé
Sap),意为“巨大的淡水湖”或“大湖”,又名金边湖,位于暹粒市的南面,是东南亚最大的淡水湖泊。中国境内青藏高原的雪水融化后注入湄公河,又通过洞里萨河与洞里萨湖相连。雨季湄公河向洞里萨湖回流,致使湖水深可达9米,面积扩展至16000平方千米;而干季洞里萨湖向湄公河补充流水,湖水平均深度降为1米,面积为2700平方千米。因为湄公河水内含冲积物质所带来的养份,使得湖中滋生大量的鱼虾,无论旱、雨季都出产甚丰。目前洞里萨湖是柬埔寨北部的主要“肉食仓库”,湖的周围有三百万以上人民直接或间接地以渔业为生。环湖的大城市除暹粒市以外,还有金边市、马德望市、菩萨市、磅通市和磅清扬市。

上车赶往洞里萨湖js09999金沙。我们乘船在湖上游荡。洞里萨湖湖面确实很宽阔,但水质浑浊。湖边很多餐厅、商铺及人家,甚至还有小型动物园,饲养的都是鳄鱼。来到一艘停泊在湖边的观光船上,我们品尝了洞里萨湖标准的小吃-椰子和炒小虾。椰子1美元1个,价格不菲,炒小虾就包括在里面当作赠送了。不过椰子味道很一般,炒小虾倒还不错,香味扑鼻。

上车赶往洞里萨湖js09999金沙。上车赶往洞里萨湖js09999金沙。洞里萨湖上有很多小孩乘着小木船靠过来卖香蕉。导游介绍这些人有些是本地的渔民、有些是越南难民。难民回不了越南,柬埔寨也不允许他们上岸,因此他们世代都只有生活在湖上。看着这些长得黑黑的孩子,想起一路驶来看到的湖边破烂不堪的渔船人家,一时间很难让人相信这就是曾经滋养过盛极一时的吴哥王朝的洞里萨湖。再看看我们的下一代,都是天真无邪的年纪,生活的悬殊却令人唏嘘。

上车赶往洞里萨湖js09999金沙。离开洞里萨湖时已经快到中午了。导游把我们拉到法国援助修建的一家艺术学校“Artisans
Angkor”参观和购物。学校环境优美,专业设置很全,有织绘、版画、木雕、木器、石雕等,做工比较精致,当然价格也不低。我们当天没买什么,后来几天逛下来还是觉得这里的纪念品质地不错,又回过头来买了不少。

热带地区中午的天气闷热,日照也强,中餐后我们都回到酒店休息。下午5点大家才被小林叫起来,急忙上车赶往巴肯山去看著名的日落。

巴肯山是在吴哥王城南门外、吴哥窟西北1.5公里处的一座小山。从巴肯山顶可以居高临下遥望吴哥窟。巴肯山高65米,四周有壕沟围绕,象征印度神话中环绕位于世界中心的须弥山的咸海。巴肯寺Phnom
Bakheng建立于平坦的山顶,它是吴哥古迹中供奉湿婆的印度教寺庙。庙山为陡峭的五级台基,正方形,高13米,底层长76米,逐层缩小到顶层长47米;陡峭的庙山象征须弥山。庙山顶部的五座宝塔,象征须弥山的五座山峰。台基四边中央,各有陡峭的五层石阶,每层十级,直通寺顶平台,每层石阶左右,守护著一对坐狮,有些石狮已破损,看不出狮子模样。

巴肯寺的109座宝塔,按严格的几何图案对称地布置:顶层的五座宝塔,一在正中,四角各一,如五点梅花;庙山的每一层正方形台基的四角,安置角塔,共20座角塔;四道五层阶梯的每一道每一层,各有一对宝塔伺立左右,共有阶梯宝塔40座;另有44座宝塔环立庙山四周。14世纪初,中国元代航海家汪大渊访问真腊时称巴肯寺为“百塔洲”,当时的百余座塔还是金塔,而如今不少宝塔已经残缺不全了。

我们跟着浩荡的人流,一路头也不回、气喘吁吁地从一条陡峭的土路爬上巴肯山,大概花了20分钟。举目一望,天啦,当真像无数的书籍和网友介绍的,巍峨的巴肯寺上站满了各种肤色、国籍的游人,就像世界人民大联欢一样。等我们从更加陡峭的台阶也爬上巴肯寺最高处的平台,再度震撼,平台上全架满了三脚架,高高低低的各式相机一律整齐地望着太阳西下的方位,大家都平静地等待着。我们也匆忙找了个还行的位置,加上三脚架加入等待者的大军。

时间不断流逝,让人遗憾的是,直到天色变黑夕阳也没有露出头来,只是在天边抹出一缕绚丽的晚霞,不过这晚霞也聊以慰籍我们激动的心情了。

下山时已是漆黑一片,我们径直来到市区著名的“酒吧街”,就在旧市场旁边。逛了一会儿它边上的U-care便利店,类似屈臣氏,然后直接找到著名的The
Red
Piano酒吧兼餐厅,点上酒和饮料。在游览刚刚开始的兴奋中,我们也感觉了一把安吉丽娜·朱莉在这里消遣的兴致。10点多走出酒吧才感觉有点饿了,就在路边一串夜市大排档中找了家坐下,一家点了一份4000瑞尔的炒粉。我们点的猪肉炒粉加了点薄荷叶,加上老板娘手艺不错,味道很合胃口。

js09999金沙 1(贫穷破败的湖边人家)

js09999金沙 2(在湖上生活着的兄妹俩)

js09999金沙 3

js09999金沙 4(在巴肯山上没看到日落,但看到了绚丽迷人的晚霞)

js09999金沙 5(很有名气的The
Red Piano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