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灾虾塘盼贷款

核心提示:海南昌江黎族自治县位于海南的西北部,依山面海。昌江属典型的热带季风气候区,年平均气温24.3℃,全年无冬,四季如春,日照充足。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昌海南江黎族自治县位于海南的西北部,依山面海。昌江属典型的热带季风气候区,年平均气温24.3℃,全年无冬,四季如春,日照充足。
天灾:病害多排塘率高达90%以上
海南昌江的虾塘主要集中在昌化镇,基本都是高位池,共计4000多亩。在沿海的高处望去,一口口虾塘紧紧挨着,十分密集。面积为7—10亩/口,水泥护板,陈旧的砖石进水渠,这些明显的特征,无不昭示着当地的大多数虾塘的建造时间较早,这是对虾养殖老区。
由于虾塘多,又密集,昌化一直以来都是厂家眼中的香饽饽。《农财宝典》记者坐车进入虾塘,一路上都是厂家的宣传标语。有的药企甚至每隔一两口虾塘、每个路口都挂上了自己的宣传彩旗,好不壮观。
昌化镇饲料经销商林叔告诉《农财宝典》记者,今年上半年昌化镇的对虾养殖情况十分不理想,排塘率高达90%以上。“很多虾塘都已投放了两三次苗,有的养殖户甚至都已是第四次投苗,都失败了。”他说,当地的虾苗投塘后,大多数都是下塘10多天出事,即使用药也无济于事。
“估计与当地炎热的天气和近几年肆虐的EMS有关。”海南某药企技术员李峰表示,海南近几个月雨水极少,天气十分闷热。与以往不大一样的是,今年热得较早,而且气温在短期内快速上升到30多度。“以前从春天到夏天,中间还有缓冲期,对虾能慢慢适应,今年热得太快,水温太热,有害病菌繁殖快,虾苗应激大。”他说,根据他的观察,海南许多虾塘,如果有淡水井,可抽取地下水进塘,降低池塘水温,该塘的虾基本都平安无事。
人灾:虾中垄断市场
除了无法预判控制的天气,当地养殖户还要面临另一道难关:卖虾。“昌化当地的虾,无论什么时候都比其他地方的便宜,有时报价低几毛,有时低几块。”昌化养殖户李飞告诉《农财宝典》记者,有时虾中甚至以各种借口推脱不收本已看好的虾,毫无信誉可言,直至拖到对虾出事,养殖户不得已大降价出售,虾中才过来收虾。
李飞说,当地虾中如此嚣张,主要是其他地方的虾中进不来。“我有一次卖虾,当地虾中出价低,我不肯卖,自己联系了外地一虾中。他来看过后,价格、收虾时间等条件都全已说好,但到了出虾时间,外地的虾中以各种借口拖延不来。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兄弟,不是我不想收你的虾,而是没办法去你那收’。”
李飞不甘心,又重新联系了另一个外地虾中,一报虾塘的存塘虾量。那个虾中就直接打断他说,“我知道你的虾塘在哪,有几口塘,虾多大,但我们不能过去收。”
“这不是很明显吗,当地虾中串通好了,不让外地的虾中进来,一手垄断市场。一斤虾他们仅按赚1块算,那就不得了,何况还是几块钱。“李飞说。
“他们有时一口塘收了部分虾,剩下的就借口说虾的实际存量超过了最初的预判,不肯收。”林猛也是昌化的虾农,他说,去年12月,他出售一口塘的虾,原来池塘预估有5000多斤虾,结果实际存塘量有8000多斤。
“虾中收了5000斤虾后就不肯收了,说原来只收5000斤,如果要收剩下的虾,那就要降价,低两块钱。”林猛说,“即使我估存塘虾错,但虾中也过来看了塘,他估虾也错了啊。哪有收了一半就不收。在其他地方从来就没有这种说法,都是一塘虾收完。”
林猛表示,当地虾农辛辛苦苦养出虾,只是帮当地的虾中打工。“本来虾就难养,赚不了什么钱,还要被虾中狠狠地剥削一把,太惨了。”

核心提示:的高温天气不仅使昌江多种农作物减产绝收,也使海尾、昌化一带的养殖鱼虾生长缓慢、大量死亡,养殖户受损严重。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的高温天气不仅使昌江多种农作物减产绝收,也使海尾、昌化一带的养殖鱼虾生长缓慢、大量死亡,养殖户受损严重。
近日,记者在海尾镇吴乙龙的养殖基地里看到,他养殖的东风螺和石斑鱼体型都很小,达不到销售标准。吴乙龙告诉记者,往年养殖石斑鱼40天左右便可销售,因为持续高温,今年60天还达不到销售标准,导致市场价格也比往年低了很多。再加上病害的影响,短短一周的时间,鱼苗的死亡就让吴乙龙损失7万多元。据悉,从清明节到现在,吴乙龙的合作社已损失超过20万元,海尾镇新港社区60户养殖户和昌化镇的多数养殖户均遭受不同程度的经济损失。
据了解,海水养殖的海虾适宜生存水温在25到30度之间,但由于持续高温天气影响,昌江很多养殖户的高位虾塘平均水温都达到了34度,海虾生长缓慢且大面积死亡现象严重,产量锐减,价格暴跌,不少虾塘已经停止养虾,呈现一片干涸状态。为减少养殖户的经济损失,县渔业部门目前已组织了县校合作单位海南大学的多名专家到现场进行技术指导。

受灾地点:昌江昌化镇

急需扶持:银行贷款再支农

记者 杨勇

原本占地80亩的虾塘,如今已几乎被洪水冲成相连的一个大坑,坑里尽是养虾设备的残肢。今天上午,站在虾塘边,昌江黎族自治县昌化镇杨柳村农户陈江雄愁眉不展。

“昌化受损虾塘面积达到近2000亩,许多养殖户都贷了款。”昌化镇长赵恒江说,养殖户生产自救资金缺口大,恢复生产还得靠金融机构多帮忙。

赵恒江总结灾后走访受灾养殖户的情况,替他们总结出“两盼”:信贷政策助灾民和农业贷款降门槛。